• 您的位置:首頁 >要聞 >

    “刮大白”的世界冠軍

    2022-11-01 16:03:19    來源:新京報

    法國當地時間2022年10月23日,在波爾多第46屆世界技能大賽特別賽抹灰與隔墻系統項目中,來自浙江溫州22歲的馬宏達獲得冠軍,在這個堪稱世界技能奧林匹克的比賽上,中國實現了該項目金牌零的突破。

    馬宏達在本次世技賽上“自由創意”環節的作品。受訪者供圖


    (資料圖)

    刮完最后一筆,馬宏達往后退了一步,注視自己的作品。紅白藍三色的間隔平滑細膩,小鴿子靈動可愛,羽毛輕盈,像是飄浮在空中,而這一切都是用石膏完成。

    周圍有人輕輕鼓掌,哨聲響起,比賽結束。這是法國當地時間2022年10月23日,法國波爾多第46屆世界技能大賽特別賽(以下簡稱世技賽)的比賽現場。

    歷經4天、五個模塊的鏖戰,來自浙江溫州的22歲馬宏達,獲得世技賽抹灰與隔墻系統項目冠軍。在這個堪稱世界技能奧林匹克的比賽上,中國實現了該項目金牌零的突破。

    最重要的作品

    法國時間2022年10月23日下午,馬宏達開始雕塑他人生截至目前最重要的一個作品。

    他身邊擺著100多件共計約700斤的工具,身側有五種不同的石膏板材料。在4天的時間里,世技賽抹灰與隔墻系統項目的競賽一一展開。

    教練徐震解釋,世技賽抹灰與隔墻系統項目有五個模塊。第一個是用龍骨做骨架,封石膏板,形成隔墻系統?!氨热邕@次比賽,相當于2天時間要做個小建筑,有窗有門有天花板?!钡诙€項目是和第一個同步進行的,叫墻體功能性,“就是給墻體更多功能,比如加入更多隔音棉,起隔音保溫隔熱的作用等等?!?/p>

    被大眾認識更廣泛的是第三個項目,“抹灰”,類似于俗稱的“刮大白”,屬于“泥瓦工”的范疇。這個項目要求選手在原有墻體的接縫處進行填補,保護陽角、加固陰角等等,邊角都要挺直?!皣鴥纫话愎未蟀?,刮膩子,然后是打磨平滑。我們厲害的地方是不打磨,一把抹子純手工做出來,要求表面光滑白凈,側面看透亮的,所謂的‘鏡面效果’?!?/p>

    第四個石膏線條裝飾項目比拼速度和精度,算是“競速模塊”,最后一個也是最有看頭的模塊是“自由創意”,一面白墻干干凈凈,等待選手用石膏技術進行設計和裝飾。

    挑戰在最后一個模塊中突然到來——波爾多濕潤的空氣讓抹了底層的墻體干燥速度變慢,馬宏達用石膏雕琢的鴿子掉在地上,摔成四瓣。

    沙漏仍在流淌,沒有時間等待他重新再來一次。馬宏達撿起碎了的鴿子,從工具堆里翻出502膠水,小心翼翼地重新粘上。比賽結束的哨聲響起前一秒,他完成了自己的作品:寬2.3米高2.1米的墻面上,紅色的埃菲爾鐵塔頭頂藍天白云,托起了一尾輕盈的、纖毫必現的和平鴿羽毛。對東道主的致敬與對和平的希冀,被馬宏達用細膩的以石膏浮雕的形式展現出來。

    10月23日,馬宏達在“自由創意”模塊比賽中。受訪者供圖

    進入選拔隊

    在成為世技賽選手之前,少年馬宏達選擇當技師的原因,只是為了學個手藝將來能有碗飯吃。

    他在浙江溫州的一個木門工廠里長大。當工人的爸爸每天都很忙,常常沒時間理會他。他在木板和刨花之間奔跑玩耍,自得其樂。廢木料可以做成一把粗糙的“槍”,拿一把螺絲刀安裝一張床是很值得提起的戰績。但除此以外,他并不覺得自己有什么格外突出的天賦。

    初中畢業,浙江建設技師學院正在招生,成績平平的馬宏達無意間看到招生簡章,“那就這個吧?!?/p>

    中考沒參加,馬宏達度過了人生中最長的一個暑假。四個月里,他跟著父親上工地干活,彼時馬父已經出來單干,在杭州開了一個賣木門的小店。平日里有了生意,馬宏達會去工地上幫父親提前組裝包門框的框架。

    “那時候也不覺得特別累,活兒看著也都很簡單,我看一眼就學得會?!瘪R宏達感覺找到了自己擅長的事情,父親安門的時候也要安鎖,父子倆合作,父親打了洞,他就很快把鎖塞進去搗鼓好,“速度特別快,感覺我是有點天賦在身上的?!?/p>

    2017年,馬宏達讀中技二年級,學校公眾號發文說,有兩名學生將代表中國參加世技賽。過了一段時間,老師到班里挑選后續參賽隊員,馬宏達迅速報了名。

    200多人報名,第一輪計算考完,剩下70多人。第二輪考實操,砌墻,馬宏達動手剛砌了兩塊磚,“好了下去吧,你過了?!?/p>

    “一般人都要砌6塊的,我2塊就過了?!彼荛_心。教練徐震在旁邊插話:“實際上每個選手水平如何考試之前我們就都摸清楚了,他早就是重點關注目標,比賽就是再看一次而已?!?/p>

    在徐震看來,把一名隊員從零開始培養到“國手”,技術不是最要緊的部分,“聽不聽指揮,有沒有執行力,做事情動不動腦子,這些都有,他們才有往高處走的基礎?!?/p>

    2021年11月5日,世界技能大賽抹灰與隔墻系統項目中國集訓隊階段性選拔11晉5比賽中,馬宏達獲得第一。受訪者供圖

    肯吃苦

    右手張開,馬宏達掌心泛紅略微黝黑。周邊的繭子一層層,讓掌心反而顯得平滑,掌紋越發清晰。

    “我剛進隊的時候水泡破了又長,慢慢就全是繭子了?!?017年夏天,一群少年在學校一間小小的房間里沒日沒夜地訓練,無名指和小指下方的掌突處,還有右手虎口的地方,最容易磨出水泡。馬宏達不覺得苦,因為身邊的同伴們都這樣。

    馬宏達肯吃苦。用徐震的話來說,馬宏達這五年都在吃苦。

    意志磨練出來了,開始練習基本功。徐震說,以剪龍骨為例,從3米到5厘米,隊員需要慢慢學會剪到最短,“3-5厘米基本是龍骨剪能剪的最短的長度,不會發力一根都剪不出來?!?/p>

    剛來的選手不知道怎么發力,要么手上沒力,要么耐力不夠,剪子在手上磨啊磨,晚上血泡就起來了?!澳沁€練不練?不練就落后了?!毙煺鹫f,“這些他(馬宏達)都一一經歷過來,他的手咋可能不出水泡?!?/p>

    馬宏達入隊的時候17歲,給徐震留下的印象已經是“很有野心”?!八麑ψ约捍_定的目標,會不顧一切去爭取?!边@是徐震認定馬宏達是可造之材的一個重要原因,這個小鬼會琢磨著自己改良工具,非??粗孛恳淮蔚谋荣惤Y果,這種渴望和沖勁,讓馬宏達成為一名優秀的競賽型選手?!八У米 ?,我帶他比賽的時候都是比較放心的?!?/p>

    10月23日,馬宏達(右)與教練徐震在賽場合影留念。受訪者供圖

    幾乎所有的競技比賽,都需要大量的基礎練習。在馬宏達等人這里,基礎訓練就是剪龍骨、切石膏、打螺絲,日復一日,動輒以數月甚至數年為基本單位。因為有師兄們帶著一步一步走,他的進步很快,旁人看來乏味枯燥的訓練,在馬宏達這里都成了趣味和成就感。

    也不是沒有難題和迷茫。進入到46屆世技賽集訓隊后,馬宏達一遇到解決不了的問題就開始鉆牛角尖,白天練晚上練,不解決問題睡都睡不舒服。

    比如“刮大白”,需要抹陽角,也就是把墻角外凸處處理干凈。抹灰刀是不銹鋼的,陽角做過金屬邊條,兩者不停摩擦就會發黑。

    “墻面特別的臟,對我來說有一點黑點都不舒服。惡心,難受?!瘪R宏達受不了,大半夜給師兄打電話,師兄們很快就來了,一點一點教,直到他搞定為止。

    從阿布扎比到喀山

    世界技能大賽是最高層級的世界性職業技能賽事,由世界技能組織舉辦,每兩年舉辦一次,目前已經舉辦45屆,被譽為“世界技能奧林匹克”。

    比賽項目共分為6個大類,分別為結構與建筑技術、創意藝術和時尚、信息與通信技術、制造與工程技術、社會與個人服務、運輸與物流,共計46個競賽項目。

    張守生從44屆抹灰項目開始擔任世技賽中國專家組組長,再往前追溯,早在1993年,他就曾準備以選手身份參加。后來因為種種原因,沒有能出國去比賽。張守生的這一遺憾,直到44屆世技賽時才得以彌補,“從41屆開始,中國在數控等項目中參賽,但是抹灰與隔墻系統,一直到2017年阿布扎比世技賽我們才正式參加?!?/p>

    從2014年起,徐震等人就開始接觸、了解抹灰與隔墻系統的競賽細節,試圖開辟處女地。作為培養中國第一代參賽選手的教練,他對自己的選手都非常有感情,在這些人里,第一屆參賽者顧威烈,更是他心頭一塊隱痛。

    2017年,第44屆世技賽在阿布扎比舉辦。中國第一次派選手參加抹灰與隔墻系統項目。徐震回憶,每年賽前,賽事主辦方都會公布比賽時用的材料清單,2017年,訓練組在國內找了清單上的石膏板,一樣一樣磨練過去?!笆喟逵泻芏喾N類型,國外很多板子和國內的完全不一樣,加工起來很難,它很硬。那是我們第一次去,什么都不懂。去之前以為自己已經做得很好了,信心滿滿,結果到了現場一看,傻眼,很多材料都沒用過?!?/p>

    也是在這一年,世技賽修改比賽規則,不提前公布比賽題目。開賽后,徐震和專家組長、翻譯一起看比賽圖紙,發現和國內的也不一樣,看不懂。

    相比賽場外的心急如焚,賽場上顧威烈的感受更加焦慮。頭一天的試料環節他已經有些絕望。圖紙看不明白,板材無從下手,身處周邊各類工具發出的嗡嗡聲中,他感覺很無助。一個隔音棉板材他半天處理不開,周圍其他國家的參賽選手圍過來幫忙,告訴他怎么做,但始終做不到得心應手。這一天,他是最后一個走出試料場地的選手。

    “第一次參賽,20多個人他拿了第六名,成績已經很好了。我們缺乏的是參賽經驗,以及對世界潮流的了解?!睍r隔5年,徐震仍舊心痛。對于當時參賽的種種不足和教訓,還是記憶深刻。

    這是中國人參加世技賽抹灰與隔墻系統項目的第一屆,也是最累的一屆。

    顧威烈踏出第一步后,高宇宙成為后繼者。

    他們同為第一屆入隊選手,都曾在條件最差的小黑屋里一起訓練過。小房間在一樓,只有二三十平方米,沒有風扇也沒有窗,除了放材料,只能安排四個工位。一個工位就是個小桌加上一平米地基,一次兩人一起操作訓練,轉身時還經常碰到同伴。

    小選手們每天早上7點醒,訓練到晚上十一二點是常事,中午吃個午飯,并沒有多少休息時間。在距離世技賽較近的時候,因為獲知比賽是在鋼棚里進行,為了模擬相似的環境,訓練場地從屋里搬到了操場樹蔭下。

    高宇宙覺得最辛苦的時間是項目剛起步時。那是2014年,一切都要從零開始,沒有任何經驗可以殷鑒。隊里花大量時間買工具、買材料,在全球找專家來進行指導。

    馬宏達在賽場上使用的工具。本次參賽馬宏達攜帶的裝備的總重量達到了700斤,需要用一個巨大的金屬箱裝載運輸出國。受訪者供圖

    2019年,高宇宙在俄羅斯喀山參賽時,帶去了100多件共計約485斤的裝備。到了2022年的世技賽特別賽法國賽區,馬宏達攜帶的裝備的總重量達到了700斤,需要用一個巨大的金屬箱裝載運輸出國。

    “我們現在出去的工具和流程技巧,都是這樣慢慢摸索出來的?!备哂钪嬲f,工具買回來后,根據不同的項目,同一種工具還要進行各種細分,“比如最普通的電鉆就有七八種,抹灰刀四五種,卷尺都要五六種。電動設備那就試得太多太多,光手槍鉆就七八種?!庇行┕ぞ叻浅ky買,需要去國外采購,買回來后,再一件一件試用。等得最久的工具,是一個鏈帶式手槍鉆,從提出采購需求到拿到手,一共耗時三四個月。

    最終,高宇宙獲得了喀山世技賽抹灰與隔墻系統項目銀牌。

    2021年11月,馬宏達(左二)與44屆世技賽優勝獎選手顧威烈(左一)、45屆世技賽銀牌選手高宇宙(右一)以及教練徐震(右二)合影。受訪者供圖

    找回狀態

    馬宏達一路從學校走到全國賽,最后順利拿下代表中國出戰的資格。就在摩拳擦掌時,他被一個消息打蒙了——因為疫情原因,原定于在上海舉辦的第46屆世界技能大賽取消。他用5年的時間蓄力,準備打出驚天一拳,卻在出手前的那一秒失去了目標。

    接到取消通知后,他回了家,每天什么都不想做,腦子都是空的,兩個月的時間里,他長了30斤。

    2022年7月,馬宏達接到消息,上海第46屆世界技能大賽特別賽將改在法國波爾多舉辦,他需要趕回隊里恢復訓練,為三個月后的世技賽備戰。

    這是馬宏達訓練生涯里最痛苦最煎熬的三個月。

    “踏進訓練場時我想,我又回到這個場地了。實操起來覺得,怎么會這么累啊,這么苦的?!币驗楹荛L時間沒干活,馬宏達已經忘記了很多技術要點,“做技術,不練就不會動腦子。我以前休息的時候腦子里還在想工序,回家的這兩個月我完全放空,已經沒有以前那個感覺了?!?/p>

    第一個實操題是做兩個一模一樣的四四方方的墻體。這是很簡單的東西,新選手都不會做不好。用高宇宙的話來說,純粹是讓馬宏達先練練手。放到以前,馬宏達不到6個小時就能做完,這一次,他完全做好花了2天。

    他發現自己用了5年時間,把每件事情都做得有自己的想法和工藝工法,可是忘記之后,要用三個月重新撿起來原來這么難。

    體重是另一個阻礙。

    在最初的入隊選拔時,隊員們的身高和體重就有一定要求。墻體在2-2.2米之間,選手要求身高要170cm以上。

    太胖也不行。練到最后,選手們都會成為“肌肉棒子”。歸隊時馬宏達胖了30斤,這對他的狀態影響很大。

    “胖了耐力就不好了,肌肉散掉了,力量也不行。什么感覺都不對了?!弊鳛榻叹?,徐震很焦心。

    前往法國波爾多前的這段時間,是徐震第一次看到平時“咬得住”的馬宏達搖搖晃晃。曾經凝聚在他身上的堅韌勁頭,似乎在過去兩個月被溶解掉了。

    他胖了,干活不利索了,沖勁降低不少檔次,常常說自己累了?!八郧昂苌僬f自己累的?!毙煺饹]有客氣,讓馬宏達自己想想清楚。

    “你想要拿金牌的,該咬牙的你咬牙,該調整的你調整?!彼f。

    “到這個層次,看你自己要不要,你要你就上來了。否則教練說得太多,沒用的?!彼f。

    “機會來了,我作為教練,不要求你拿金牌,但是希望你去比一場回來之后不要后悔,這種話你不要跟我講?!彼f。

    馬宏達開始跑步減肥,一邊技術沖刺,一邊控制體型。兩個星期后,無論是技術還是手感,他慢慢找回了以前的感覺。賽前一個月,馬宏達徹底進入備賽狀態,每天都很緊張。他時間不夠用,常??匆谎凼謾C,就發現已經過去兩三個小時。

    重新建立中國標準

    9月19日,踩著兩屆探路者的腳印,中國選手馬宏達走進賽場。

    在整個比賽過程中,五個模塊里,他覺得自己沒有特別的短板。其中抹灰模塊是他自我感覺最好的項目。他展開右臂,抹灰刀帶著膩子,穩穩地劃出線條,他覺得很順,很得心應手。

    “觀眾一般都看又快又好的?!北荣惖臅r候他瞅空向周圍瞄了一眼,外面圍著全都是人,他信心倍增,“不是特別出類拔萃,沒人看的?!?/p>

    徐震也看見了馬宏達身邊從一開始就圍滿的觀眾和裁判?!案泄俸貌缓?,觀眾也能看得出來,他的作品從技術技能來講,對得起這個金牌。他不是金牌,誰是金牌?!?/p>

    越戰越勇,最開始有點緊張的馬宏達到后面越來越興奮。有幾次徐震在旁邊給他拍照,他還能捕捉到鏡頭,比出手勢回應。規定時間五個半小時,比賽進行到第五個小時后,馬宏達結束了自己的表演。

    最后一場比賽結束,馬宏達走出賽場向徐震走去。他的第一句話是,徐老師,五年終于結束了。

    10月23日,胸前掛著金牌的馬宏達在領獎臺上展開五星紅旗。受訪者供圖

    在世技賽中國專家組組長張守生看來,馬宏達等年輕選手代表中國參賽,在世界級的舞臺上展現實力并獲取成績,意義重大。

    “這些年技術人才的斷代很嚴重,我們現在其實是很缺的?!弊鳛樾袃荣Y深人士,張守生發現,常見的情況是上一輩做了技術工人,就會努力讓下一輩不要去做,“刻板印象是太臟太累還掙不到錢,這也讓一些絕活絕技失傳?!?/p>

    捧回獎牌的年輕人們,開始慢慢改變這一切。

    馬宏達摘取金牌后引起極大關注,“刮大白”也能拿世界冠軍,除了讓人感到新鮮,也提升著整個行業的公眾印象。

    “技術工人不僅能有技術,還能有體面。這是最好的宣傳?!睆埵厣f,近年來,技工人員的收入一直在漲,技師人才的招生和技能培養發展日益向好,“從孩子們報名都看得出來,以前一個學校世技賽報名十多二十個,現在報名能有1000多人。孩子和家長的想法都在轉變,世技賽是在改變大家對技能人才的看法?!?/p>

    參加世技賽的另一重要意義,在于和世界其他工匠們的交流。

    “以前的抹灰標準已經落后了,現在我們試圖通過比賽,國內外結合,促進中國完善和改進現有的行業標準?!睆埵厣毖?,市場上高標準的技術人才極其缺乏,“完成某個工作,和‘達到某種水準’地完成工作,這是不一樣的?,F在絕大部分技工只有‘做完’,沒有‘做好’的概念。這也可以說是工人和工匠的區別?!?/p>

    現在,顧威烈和高宇宙都在原來的學校當老師,一批一批地訓練后來者。在張守生看來,高宇宙他們站在了時代的風口浪尖,是很幸運的,但是他們還要不斷地學習,否則他們教給學生的,只是他們到目前為止學到的東西。

    曾經和馬宏達等人一起訓練的隊友,有的進入建筑企業從事管理或者高級技術工作,或者創業自己開公司。他們的存在,就像一顆顆蒲公英的種子,開花的時候等到風來,就能紛紛散開去。

    新一代的工匠們,在成長。

    新京報記者 楊雪

    關鍵詞:

    相關閱讀

    久久久久免费看